好看動態
“造作浮夸、脫離生活、膚淺低級”,近兩年,喜劇綜藝大火之后,也引來觀眾的詬病。在當下浮躁的電視綜藝競爭環境中,卻有一檔“真實喜劇”贏得了觀眾。9月17日,“小而美”的原創喜劇綜藝《喜劇班的春天》第二季以一場“畢業匯報演出”收官。賈玲領銜全班攪黃了優秀班集體評選;天福和媳婦詩萌的結婚紀念日,卻被奇葩表姐張小斐“搞砸”;景區兩對情侶,現場“示范”婚前婚后強烈反差;外賣小哥遭遇奇葩客人,難道是阿拉丁神燈真身?從這一期內容,可以看到,《喜劇班的春天》是從小人物的故事出發,從真實生活中找樂子,然而它的突破不止于此。

 
打破喜劇套路,嚴肅地用內容逗笑你

喜劇創作很難,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,它需要在舞臺上,在短短的幾分鐘內,讓觀眾快速進入情境,與人物產生共情,還要讓觀眾發自內心覺得快樂。這樣的標準對任何內容創作者來說,都是極高的要求,因此,喜劇不止難在表演,更難在作品。當然,喜劇也有其優勢,“合家歡”的受眾定位,讓它一直以來都備受追捧。因此,各式喜劇節目不斷花樣翻新,捧出了不少爆款的同時,也讓觀眾感受到:一些內容太過刻意,甚至過度追求形式感,以補足內容的短板,這樣的“喜”顯得膚淺,難以滿足觀眾對高質量作品的需求。由四川衛視和世熙傳媒聯合出品的《喜劇班的春天》,卻從“心”定義了喜劇綜藝。我們可以看到,它打破了既往同類節目的兩個套路:一個是去選秀化,一個是去形式化。
 
它首次提出了一個群體概念——喜劇班。節目中的所有演員都是以一個集體為核心呈現節目,每個人都代表喜劇班演出,他們之間并無競爭關系。這樣的節目形式是《喜劇班的春天》的特色,盡管沒有比賽的懸念,但它卻讓喜劇創作者和觀眾都回歸到內容本質。在這個舞臺上,每個演員都能充分發揮自己的創作潛質,不用為了贏得比賽而寫段子,而是專注于如何提升喜劇節目的整體質量。同時,因為沒有選秀的競爭,《喜劇班的春天》也罕見的以“連續劇”的形式呈現作品,表姐、班長、班花等一系列形象,在不同的節目中貫穿,形成獨具特色的模式,讓觀眾對人物充滿期待的同時,更加深了對“喜劇班”群像的印象。
 
此外,《喜劇班的春天》也以“去形式化”讓觀眾聚焦內容。在這個舞臺上,沒有過分酷炫的效果和華麗的置景,而是以教室、廣播站等場景呈現,不僅能讓觀眾關注演員表演,也強化了“喜劇班”的概念,形成記憶點,深化《喜劇班的春天》整體形象。
 

替小人物發聲,做一出真實喜劇
在一些喜劇舞臺上,有的作品已經開始劍走偏鋒,想用“奇觀”去打動觀眾,但在《喜劇班的春天》,卻看不到那些用想象堆砌的“笑料”,而只有潛入生活的真實喜劇。不得不說,這是一個能“看得見自己人生”的舞臺,在《喜劇班的春天》中,幾乎每期都有能“撩到人心坎”的作品。
 
往往,這些作品都會帶著一個足以打動大眾的命題。有“沒有物質的婚姻,你愿意嗎?”喜劇班就有這樣一對沒有物質基礎的情侶,最終他們選擇嫁給愛情;“擁有一個奇葩的親戚是一種怎樣的體驗?”張小斐就實力演繹了一個隨時捅婁子、心直口快的表姐,但她的直率和樸實卻贏得了觀眾;“職場競爭中套路管用嗎?”,面對優秀員工評選,求勝心切的張博給經理送禮,卻被拒絕,再多套路也比不過真誠……
 
除了這些從真實生活中的話題外,《喜劇班的春天》更關注生活中普通小人物的生活。宋木子扮演的孤獨老爸,花錢雇人假扮兒女,看似是一出鬧劇,卻讓人看到當下多數家庭中怎樣難解的痛;外賣小哥輾轉來到目的地,卻找不到訂餐人,一番折騰錢物兩空,也是對送餐員真實生活的一種戲劇化演繹;初入職場的菜鳥,面對面試官卻沒有耍花腔,而是做到“誠實”、“勇敢”、“眼里有活”,這正是對求職者狀態的一種真實展現。在《喜劇班的春天》中,我們看得懂它所展示的作品,所謂“懂”,是因為它其實是放大了我們生活中的歡喜、無奈、憂慮和夢想,它是在為每個普通人發聲,讓觀眾看到庸常生活的精彩。有觀眾留言說:“喜劇班的春天,對于我們喜歡喜劇的人來說,就是每天的生活發生的笑話甚至生活都有可能被采納用于喜劇里。”這才是《喜劇班的春天》能夠帶來巨大影響力的核心,畢竟,只有回歸生活,才是最好的喜劇。
 
有態度的創作,為喜劇保留一點真誠

作為一檔非選秀類的綜藝,《喜劇班的春天》實則做了一次冒險,它大膽啟用了一批年輕演員,在流量為大的市場,敢于這樣挑戰,足可見它的魄力和底氣。在這個舞臺上,除了賈玲、張小斐兩位演員為觀眾熟知外,其他幾乎都是生面孔。然而經過一季的節目,它卻讓這些喜劇人的名字被觀眾記住:許君聰、朱天福、何歡、卜鈺……其實喜劇這行競爭異常激烈,同時,對演員表演和原創能力要求頗高,用賈玲的話說:“喜劇演員的競爭壓力越來越大,所以只能玩命的努力,讓觀眾感受到演員的誠意。”
 
“喜劇班”的舞臺正是給了那些有誠意的演員更大的舞臺,因此,它不以流量明星的聲勢奪人,只是一群具有相同喜劇審美的年輕人聚在一起,為了實現共同的夢想而努力著。他們用心打磨作品,用心關照生活,用心創作有價值的內容以給觀眾更多的能量。正如子歆等90后喜劇人在表演結束后唱道:“讓他去說,讓他去做,給他們自由的心快樂去生活……”這是唱給那些追夢的年輕人,也是唱給一群有態度的年輕喜劇人。正因為有了這些年輕的“創造力”,我們才在《喜劇班的春天》中看到了喜劇的更多可能。相較于前輩的作品,年輕喜劇人們敢于做全新的嘗試,在他們的作品中有舞蹈、B-box、快打等新鮮元素,更有突破既定喜劇模板的表達。喜劇人何歡在自己的微博中說:很感謝喜劇班給了我這個平臺,讓我嘗試之前不敢嘗試的喜劇風格。
 
更多新鮮血液,更豐富多元的表達,最關鍵的是,返璞歸真,從生活中找到真實之“喜”。《喜劇班的春天》看似有些“保守”,其實卻在為喜劇創作保留一些真誠,它或將用獨特的喜劇思維讓年輕喜劇人找到真正的春天。
3d五码组六